[盾冬]罗大盾和他的专属兵器(完结HE)

这个武侠风好萌~!!

月木家的噗噗星:

[盾冬]


衍生-美国队长12/复仇者联盟


配对-Steve/Bucky


      -轻微Thor/Loki & Jarvis/Tony


警告-纯属交流脑洞产物,如有OOC请轻喷(绝壁有)。


        设定和原作有改动=-=(毕竟是AU嘛^q^)


背景-武侠AU


 


设定:


主角--罗大盾-师承无名罗师傅,善用武器盾牌。后加入神盾盟,成为盟主。


    --詹吧唧-师承无名罗师傅,善用武器匕首。后为九头教所用。


门派--神盾盟-汇集当今各路武林高手,在江湖中地位显赫。


    --九头教-江湖一大害,人云魔教。又因在偏远蛇谷深中,只要一出江湖便有惨案发生。教内各个阴险毒辣,人称九头蛇。


    --霜巨楼-楼主『邪神』洛基,地处西域。门下追随者众多,历史悠久,在江湖中亦正亦邪。据说楼主和神盾盟的索尔是兄弟,但洛基曾极力否认。


其他--神盾七星-『武林盟主』/罗大盾『钢铁』史托尼/『雷神』索尔/『绿巨人』布浩克/『黑寡妇』罗娜塔/『鹰眼』林巴顿/『无形人』贾维斯




    


江湖中,神盾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新一代武林盟主——罗大盾,就是神盾盟的盟主。年纪虽轻,却得以服众,以他的一身正气和高超的武技让不服气的人都闭了嘴。


说起罗大盾,虽不是什么名门弟子,但却凭着一个无名高手罗师傅的武功名扬天下。而这么一个年轻气盛的傻小子当上了武林盟主的故事,便流传后世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即使是被万人景仰的武林盟主,也是有烦恼的。


九头教——这便是罗大盾目前最大的烦恼了。


蛇谷中的九头蛇各个阴险毒辣,九头教每过十几年就出谷在江湖上作乱,惨案连连,让人很是头疼。而九头蛇分布广泛,又善用易容,常潜伏在各大门派,根除的可能性极小。但我们的盟主,就是喜欢挑战!他发誓一定要除掉九头教。


如果是罗大盾的话,众人愿意相信他可以,他总是带给人希望。


罗大盾小的时候体质很差,很多武学先生说他练武只能当作强身健体,想做武林高手怕是很难。周围的孩子们都嘲笑他、欺负他,只有詹吧唧……每次都能适时地制止那些和他打斗的人。他很强,似乎就像是平常先生们口中的武学天才。有时候大盾并不明白为什么吧唧要帮着自己,而吧唧总会笑着说:“因为大盾你很厉害。”


他笑得那么好看,就像晨光。


后来他们俩被一位高人相中,这个人就是罗师傅。


开始詹吧唧并不愿意做这位无名人士的徒弟,可大盾却很开心得不得了,因为这是第一个愿意教他武功的先生!


在罗师傅的教导和大盾的努力下,他摆脱了体弱,经脉尽通,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几年过去,两人出落成翩翩公子,大盾甚至还要比吧唧再高一些。詹吧唧有些不悦,他摸大盾的脑袋都有些费劲了!


詹吧唧记得很小的时候,瘦弱的大盾就像个小姑娘,有一次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来的词对吧唧说,我长大以后嫁给吧唧哥哥好不好?当时吧唧就笑得前仰后合,伸手习惯性地摸了摸大盾的脑袋,连连说好。


可现在罗大盾长高了,变得更厉害了。虽然詹吧唧一直都知道他很厉害。他有着一种特质,是别人都不具备的。


吧唧一直都这么认为。


不过吧唧还是经常逗大盾说:“嗯……大盾现在长的这么高大,我可怎么娶你这个壮汉当媳妇呢?”


罗大盾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说不话来。


看到这样的大盾,吧唧笑得更开心:“哈哈哈……谁小时候总喜欢拽着我说嫁给我呢?”


“好像就只有一次吧!”大盾终于开口辩解。


吧唧又笑着,自然地摸向他的头,却发现只能靠近再伸长胳膊才能摸到。


“你肯定在想我是不是又长高了。”大盾从头上抓住吧唧的手腕,拿下来放到胸前说:“你抿嘴舔下唇的小动作已经说明了。”


吧唧正想说什么,就被大盾的发言堵到嗓子眼又发现心脏根本就无法负荷顺势就吞回了肚子里。


“那我娶你就好了。”


“胡闹。”


“不是胡闹。”罗大盾一字一顿地说着。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詹吧唧根本无法看向大盾的眼睛。他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就在指尖。


他们俩都明白,此生定相随。


这是个无声的誓言。


 


可就在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可恶的九头蛇竟然把他的光夺走了,他们杀害了詹吧唧!


罗大盾悲愤不已,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吧唧。让那些九头蛇钻了空档,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最重要的人被逼落悬崖。


他发疯似地清扫着在场的九头蛇,仿佛这样就能救回詹吧唧。


这一战,让他那从来都是保护人的盾,做了武器。


染血的飞盾,实乃当今神兵利器之一。


想到这里,罗大盾的眼中又多了一狠厉。他召集神盾七星,对这次剿灭九头蛇做出详细的计划,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江湖中只要出现九头教一星半点的消息,神盾盟的人都无比积极。他们之中大多都是和九头教有过节,不乏有很多妻女被杀心生恨意才加入的。


而神盾七星中,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过去。除了富可敌国的史府史家少爷钢铁史托尼和只会出现他身边的无形人贾维斯的过去看似美好和毫不知情,其他的“五星”可都……


总之,这些又被称为“复仇者”的七星出动了。


目的天下皆知——


消灭所有的九头蛇。


近日,听说九头教得神兵名曰冬日兵器,厉害非常。这让罗大盾本来就紧缩的眉头更加无法舒展了。


“盟主啊,那什么冬日兵器厉害着呢,青城山下的尉迟山庄似乎是被血洗了,啧啧……简直是惨啊!九头蛇的那些丧尽天良的畜生早该下去和阎王会面了!”


“嘘!托尼你可小声点,别让老好人浩克听见这等惨事,再说尉迟家似乎曾经还有恩于他……”娜塔有些紧张地说着,毕竟对于生气的布浩克她心中的阴影还是挥之不去。


“我认为把冬日兵器收入囊下才是明智之举。”


“老贾你能出来说话么!”罗娜塔揉了揉太阳穴,觉得一个神出鬼没的鹰眼就够她受得了,这贾维斯……虽然托尼在场的时候会有预感他会出现但是!这由深厚内功传到耳内的声音深深地压迫着在坐的各位。


哦不,除了那个实力莫测的西域人索尔,对于贾维斯这种故意探测性的内压似乎毫不影响,这并不能说他武功太浅无法感应。相反的,应该是强大到没必要理会的程度。这家伙看似不拘小节,性情豪爽,但却从没看到过他惊恐或者为什么担忧,没心没肺到可怕!罗娜塔虽然对索尔并不知根知底,但也听说过他的英雄事迹,雷神的名号可不是随便叫叫的。顺便一提,他对于那个被传得美貌无比的霜巨楼楼主很是上心。


邪神洛基,这家伙可没少给我们神盾盟添麻烦。罗娜塔悻悻地想,好在他只是玩乐,要是像九头教一样丧心病狂,那处理起来可不知道要伤了谁的心呢。说起来,索尔呢?


“我觉得贾维斯刚才说的计划可行,失去神兵的九头蛇肯定会有片刻慌乱,毕竟他们拿着着冬日兵器作恶不少,听起来都是这兵器的‘功劳’”大盾思忖片刻道:“在我夺取冬日兵器之后剿灭他们,你们谁有兴趣?”


“哈,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能不叫上我托尼呢!我还真想看看这个传说一样的兵器长什么样!要是和索尔那个锤子一样我可就没兴趣咯!”史托尼大摇大摆地走出房间,摆了摆手便离开。


他料定盟主一定会安排他去的。


没错,托尼大少爷虽看起来像个纨绔子弟,每次嘴上说着是去看好戏,但战况最激烈的就是他。他和那个无形人贾维斯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就好像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


大盾闭眼运功感知了一下,果然贾维斯已经跟着史托尼离开了,鹰眼还在,娜塔和浩克也在……


“索尔呢?”


“三日前子时见过一次,便再无踪迹。”


“难不成回西域和他那个叛逆的‘好弟弟’成婚了?”林巴顿突然地发言可把罗娜塔逗笑了。


“也罢,只要别带着那个邪神过来搅局就好,破坏性太大我怕伤及无辜。”


 


三日后


得到冬日兵器最近出没点的消息,罗大盾盟主便只身抄近路前往,计划截断北上的九头蛇们。神盾七星中的其他人无拘无束惯了也不会一起出发,目的地自然是相同的。虽说自己人也有过“小打小闹”,一旦对抗起了歪门邪道,那可是相当的团结。正是如此才会在一起被称为“七星”。


罗大盾连夜策马快奔两日之久,终是发现了九头蛇的踪迹。


夜色已深,不便再追击,想必那些九头蛇们就在两个时辰之内。只要挨过寅时不被发现,到了卯时就直接突袭,定能杀掉几只。不知道那神兵器在不在他们谁人手中,倒是看那兵器厉害还是我手中这飞盾更胜一筹呢?大盾默默想着,等待着九头蛇送上门来。


没想到这次的行动速度有些快,天还没有一丝光亮,就感觉到百里之内有了动静。习武之人并不会碍于夜色,只不过……九头蛇的暗器可是天下少有,黑夜对他们更加有利罢了。


“唰——”


这一下可把罗大盾惊到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惊的并不是那淬了剧毒的九头蛇暗器,而是他竟然没发现是从哪个方位投出来的!这人内力深厚,和罗大盾一样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大盾在这方面至今无人能敌,可就这么唰地一下,他已然是占了下风,并且明显是对方赢了一回合。


对方已经知道他的位置了!


此时的罗大盾内心澎湃不已,和高手过招,虽与性命相关但从心底里按捺不住的激动还是渐渐攀升。


借用风势快速用轻功移动着,可对方似乎看清了大盾的套路,暗器如暴雨般飞来。这在旁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全数躲过的阵势,被大盾一一破解。


奇怪。


真的好奇怪。


大盾一边躲闪一边绞尽脑汁地在想究竟哪里不对,可情势并不允许他做出过多的思考。稍微不集中就有可能命丧黄泉。


对方的速度明显比大盾快,更可怕的是思考方式和套路几乎和大盾一模一样。所有出招在这种情况下都选择了罗大盾认为最好的方案没有之一。在赞同对方之余不禁又起了疑惑,似乎有些感觉奇怪在哪了……


等等,这简直……


就像是在和没有魂魄的人在过招!精准的根本不像是人类!每招皆中要害,冰冷地让人毛骨悚然,这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的。


想到这里,大盾不禁冷汗直流。从没遇到过任何一个九头蛇像是这样……不要命的……疯子!还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疯子。出招套路尽显大家风范,也许是潜伏在名门之下的九头蛇也说不定。嗯……是哪个门派的呢?不对,似乎又不是……但却非常熟悉……


还不等罗大盾继续思考,两人的手掌就叠在一起。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双方都是。


接下来的近战速度之快,若没有深厚的功力怕是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匕首扎在盾上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间显得格外清脆,紧张的战斗让大盾都已无暇估计若是再来上几个九头蛇自己会不会惨死林间。


哦,我们的武林盟主还暂且落在下风。对方的出招毫无犹豫,可大盾从没想过自己能“配合”的如此精准,像是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是自然的,毕竟能和大盾打地这么紧张很少见。


天色渐渐明朗,东边已泛起了鱼肚白。


可罗大盾这边还打地如火如荼,两人体力消耗的很快,渐渐变成了拳法和脚路的比试,谁都没有放松任何一丝警惕。


机会!


罗大盾左手将盾牌卡住对方脖子,用尽全数内力将其打入盾中,致使对方有短暂的麻痹。一个扫腿使两人都滚倒在地,大盾压着他的脑袋骑在身上给了一个深深地盾击。对方的面罩早已被血沁湿,血迹在地上斑驳可见。


他眼神冰冷,似乎没有痛感。罗大盾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对方的面罩,不料却被狠狠地踢飞,撞击在身后的大树上。


“咳咳……咳……”大盾被嗓子中还没吐出来的血呛地不轻,趴在地上努力地想要支起身子。


“噗……”


被蹒跚着走来的敌人又踹了一脚,大盾又一次飞倒再地。


罗大盾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是脑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叫他一定要看看是谁!不能就这样死掉!


“啪沙……啪沙……”


敌者一路滴着血缓慢地走向大盾,抬起脚,却被大盾一把抓住像后甩去。


“啐……”大盾站起来,咳出一口血,擦了擦模糊视线的血迹,走向对方,又将其按倒在地。


四目相对,竟是觉得时间有些错乱。


“……吧……吧唧!”大盾嘶哑的声音努力叫喊着。


竟然是吧唧!所以说之前奇怪的感觉和出招的套路……怪不得那么熟悉原来是师傅教的!他一定是吧唧没错!


“呸……”那人吐了口血水,有些不悦地说出了打了这么久来的第一句话:“谁他妈是吧唧!”


“吧唧吧唧你就是吧唧!詹吧唧!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亲人最爱的爱人……”大盾有些语无伦次,各种感情在同一时间涌上心头简直都快要爆掉了!


吧唧躺在地上被大盾压地死死的,没有说话,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无助地看着罗大盾。


“吧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好么没人能再伤害你了……我……都怪我没能保护你让你坠落悬崖……”罗大盾直起身把詹吧唧拉了起来,狠狠抱住。


后者没再说一个字,只是静静地被大盾抱着,听着他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突然有一种从未感觉过的情感在心中滋生,让吧唧觉得很害怕。


感觉到怀里的人在颤抖,大盾更是心痛无比。


良久,詹吧唧抬起左臂,手中拿着一把淬了毒的匕首终于开口,声音颤抖地说:“可你……是我的任务……”


说罢,就刺向了毫无防备的罗大盾。


“盟主小心!”


罗娜塔地轻功像蜘蛛一样,似乎能不顾任何方向地移动,她速度极快地将盟主怀中的人踢飞,双腿卡在他的颈间,愤恨地想要扭断他的脖子,却被罗大盾大声喝止。


“兵器呢?”姗姗赶来的史托尼被终于现身的贾维斯扛在肩上,血跟着流了一地。


“少爷,别动。血流的太多会死的。”贾维斯微微皱眉,只有托尼从这冷冰冰的语言中能感觉到他生气了。


“唔……可是那人拿着的匕首就是普通九头蛇淬了毒的……咳……而已……刚刚我们逼问的那个九头蛇,好像不是普通的样子,难不成……是个人?”


“据我分析,九成都会是人,还有,少爷你再动我就把你仍在这里。”


“唔……”


罗娜塔在一旁吼道:“罗!大!盾!他刚刚想要杀了你!”


“不要……伤害……吧唧……”


“什么什么?他是那个盟主的青梅竹马加师兄詹吧唧?他不是早都死了吗怎么会和那些九头蛇在一起!”托尼有些无语,他们从罗大盾侧方开始清扫九头蛇,打的天都亮了伤痕累累就为了夺取冬日兵器结果竟然不是兵器是个人!还他妈是盟主的人!


恢复冷静的布浩克赶紧将罗大盾扶起来,点了他的穴位,以暂时封住毒素的扩散,说道:“伤口并不深,被娜塔及时打断,但是这毒……我也只能先封住盟主的经脉了。”


这可是九头蛇秘制的毒!一行人听到这个结果都手足无措了。


“还是晚了一步,让这个混蛋的刀……”罗娜塔自责地说着,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大盾更是悲伤。


林巴顿在一旁想要安慰娜塔,可心情低落的他也只能是无声地安慰。


“诶?……不是传西域有一种可以解任何毒的神药吗?”史托尼突然开口,给大家带来了一丝曙光。


“在哪?不管怎么样都要带回来救盟主!”罗娜塔忿忿说道。


“少爷,确切说,是在西域霜巨楼内。”


“是嘛……果然老贾难见身影,是去搜集各种消息了吗!”娜塔说道:“霜巨楼……你们是说……在那个邪神手里吗?”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的情绪似乎又低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索尔。”浩克开口道。


“哦别提了,他上次被他那个洛基……伤的可不轻啊,他是心甘情愿被他捅了那么多刀也不知道用内力护一下吗?!要不是浩克你抓住洛基,索尔都不知道……哎……”


“哎……”


“哎……”


 


一行人只得把昏迷的大盾和吧唧先带回神盾盟。


后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封了穴道无法动弹,旁边还躺着昏迷不醒的罗大盾,他的嘴唇已开始发黑,肯定活不久了……吧唧如是想。


等等,自己会什么有悲伤的感觉?


我认识他……吗?


同床共枕的两人区别就是一个有意识一个没有。这对于吧唧来说有点难熬,他可是有意识的那个人!他开始回忆起罗大盾对他说的话……明明是被自己刺伤还叫同伴不要伤害自己,真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呢,傻死了……


……我认识他!


可我不记得了……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枕边人轻飘的呼吸,这让詹吧唧更加容易陷入思考。


令神盾盟的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不出三日索尔就带回了世间仅有的神药。


日后想起这个,娜塔对索尔又有了新的认识:加上了非常危险的标签。面对那个喜怒无常的霜巨楼楼主,能拿到神药……是何等的危险人物啊?!当问起他怎么拿到的时候,索尔憨厚一笑道:“因为我弟弟太善良了!”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在上啊,这是她罗娜塔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话了!


言归正传,神药拿到之后,盟主起死回生。


罗大盾刚恢复意识,就满口吧唧吧唧地叫着,这让詹吧唧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你们把吧唧怎么样了?有没有……”


“安心啦大盾,人这不是好好在你身边躺着呢吗!”索尔挠了挠头说道。


“让盟主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吧。”


“也是,我还想要我的眼睛,被闪瞎了可不好。”


一群人看到盟主醒来,就放心地离开了。


 


“吧唧……”罗大盾侧过身,用胳膊环住詹吧唧,在他耳边轻声低语:“能见到你真的太高兴了……感谢上苍……”


詹吧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听着,这种熟悉的感觉又一次涌了出来,此刻的他已经确信他们的确认识,这个人没有骗他,也不可能骗他。


一直以来他都受到九头教的控制,每天被强行灌下特制迷药,他们都称他是冬日兵器。詹吧唧并不是九头教中的任何一个人,他只是一件兵器,不带任何感情冷冰冰的兵器。罗大盾听到这些想冲出去杀人都是后话了。


“我认识你。”詹吧唧缓缓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笃定。


“你想起来了吗!我们……”


“没有。”


满心雀跃的罗大盾又瞬间被打到了冰窖。吧唧他……没有想起来啊……


不过,有什么能打败我们的盟主呢?罗大盾恢复了笑意说道:“没关系,不论你想不想的起来,你都是詹吧唧,我最爱的吧唧。”


“你……”吧唧张口,却有些迟疑。


大盾笑的很灿烂,说“就算你认为自己是冬日兵器,那这兵器现在也属于我了不是吗?”


“我……”


“我不会再让你被九头蛇所利用的,除掉他们是我这个盟主的责任。所以,我会陪你,若是有生生世世,那必不离不弃。”


看着罗大盾认真的眼神,詹吧唧有些心醉,“你可否……”


“嗯?”


“把我穴道解开。”


“……”


“……”


“不行。”


“哦。”


冬日兵器突然之间被强行换了主人,他不会叫他去作恶,悉心呵护他、保护他。似乎那凛冽的风也变得柔和,冬日的雪也渐渐融化。一点点的,詹吧唧似是重新开始习惯起了罗大盾。


日子过得很快,詹吧唧和曾经相比不太爱说话,少数的笑容也只是对着大盾,但罗大盾已经很满足了。吧唧恢复的比他更快一些,对于因为剧毒而消瘦的大盾,吧唧始终认为是自己的错。虽然大盾说了不怪他,那也不能因为被控制就做出害人性命之举,更何况那个人还是罗大盾。


罗大盾康复后,全武林召开大会要为他庆祝。再来也要庆祝盟主又获得一神兵器——冬日兵器,和飞盾一起,想必这个武林盟主的功夫又更上一层楼了。而九头教的剿灭非常成功,又解决了江湖一大害,实属不易。虽然九头蛇生命顽强,但江湖哪能没有些血雨腥风呢?


在全天下人才为“冬日兵器竟然是一个人”这个消息震惊时,罗大盾显然不愿给人们充足的时间去消化这个问题,紧接着的“那个人就是罗盟主的师兄詹吧唧!”更是让人无法喘息。


“我以我的性命和人格向所有人保证:詹吧唧作为兵器是被九头教所操控的。各位侠士不服气要找他寻仇的话……请先过我这一关。”罗大盾非常严肃的告知大家。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与我共度一生的人,只有吧唧一个。”


因为他是我一个人的光。


“噗——!贾维斯我受了内伤!”


“少爷,您并没有。”


“可我需要治疗!”史托尼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坐在树干上晃悠。


“回家,再说。”贾维斯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瞎了瞎了,我要回房休息一下……”娜塔摆摆手道。


只有索尔一副感动到不行的样子,被巴顿说“人家主角都没你这么感动。”


罗大盾以为吧唧会耸耸肩表示:哦,听到了。可是他错了!


詹吧唧走上前,竟然搂住了大盾!罗大盾有些僵硬地伸出手回抱了吧唧。


“吧……吧吧唧……嫁给我。”


“我不是吧吧吧唧。”


吧唧一脸认真的说出冷到极点的笑话,着实让本来紧张的罗大盾笑出声来。


“你嫁给我就好。”


“胡闹。”


“不是胡闹。”


 


日后


“大盾——”


“嗯?”


“这个,想吃。”


“好啊,其实这个也很好吃。”


“哦。”


神盾盟内,罗娜塔一边看着这些:砂糖冰雪冷元子、桂圆蜜饯、福记梅花糕、银耳柑羹、金丝酥雀……一边暗自想到:盟主真是没救了。


 


 


============= 完==============


大家好^q^


武侠AU终于——!!!爆字数爆到三倍我也是醉了【挥手


谢谢阿洛小天使催催催不然生不生的出来还不一定=,=


PO主渣文笔,没写过任何古风,这半古不古的请别打脸TUT


啊对,还有这个令人沉醉的题目!从我脑中蹦出”我的专属兵器“开始就没救了,阿洛开始了”专属兵器的寻回之路“到”罗大盾和他的兵器“……结果就…… 


之前和阿洛讨论喂吧唧吃什么的时候就想说……


已经爆字成这样还是写番外吧不过我觉得应该没人看我就说说而已【正直脸】以及,这算是网游AU之前的突发……吧【揍


最后感谢食用~><





评论

热度(25)

  1. 流言☆噗噗星☆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真是太有才了 给作者菇凉跪了 武侠盾冬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好吧我少见多怪orz)各种被戳中笑点 
  2. Cyanite~蓝晶石☆噗噗星☆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武侠风好萌~!!